_co1.jpg
就在我快要忘却大老师所谓的真物指的是什么的时候
2017年出了大春物的第十二卷
可喜可贺
讲真的,自从提出真物以后
故事中的人再也不说人话了

以前要是让我给这本小说写腰封
我会写『孤独者的圣经』
讲道理,我也被大老师的很多歪门邪道拯救过
但是现在我却认识到
真正的孤独者,是不需要别人认同的
也就是说孤独者根本不需要圣经,只需要自己
所以这大概只是『矫情者的圣经』
因此我更加喜欢这部作品了

我们都知道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但是我们得不到
所以我们干脆说自己不想要
这样就不会因为拼命努力却没有得到而受伤

第十二卷比我想象中的长
本以为还是要像之前两卷一样拖戏
结果已经直入主题了
变成了周围人都懂但是不说明,
我其实也懂但是不想承认,
她也懂但是妥协了,
她最清楚但是不想耍赖也不想放弃的局面

_co2.jpg
由比滨的中间一段后结尾一段POV真是心疼不已
她也知道自己只要A出去就赢了
甚至只要提个问就可以听到她的否认
甚至只要没有忍住泪水就可以留住他
只是她做不到

我毫无疑问是忠实的雪之下信徒
从第一本第一幕的对话就爱上了这个角色
我觉得大老师一定也是
这一卷中基本每一章都在不断的提雪之下有多漂亮
但是两季动画不同的画风,加上插画谁都一样的脸庞
我现在觉得雪之下雪乃作为动画角色而言
算不上能有多萌
至少不像我惠,就算只有外表我也喜欢(???)
论萌点一色彩羽不是更加突出么
但是我和大老师都曾相信着雪之下雪乃的绝对正确
高高在上,独立自行,从各种层面,时而正面进攻,时而旁敲侧击的批判你,把你贬的一文不值
我和大老师是抖M么?也许是,但是更多的是因为,
我们知道自己是错的,
但是我们不愿意承认,
我们喜欢用歪理伪装自己,
我们更喜欢有人来戳破我们的伪装
只有在她身边,我们不用刻意伪装
因为我们都彼此知根知底

雪乃:『你有朋友么?』
大老师:『那要从朋友的定义说起』
雪乃:『那就是没有』
大老师:『那你呢』
雪乃:『我不需要』
大老师:『如果可以的话,我。』
雪乃:『我拒绝』

我超喜欢这段对话的
而且还发生了两次
只是依然被断然拒绝了
故事推进到现在
阳乃姐姐直问你们三人是什么关系
大老师想了半天说了一个三角关系
结果阳乃爆笑,说这话从他自己口中说出来太搞笑了
其实我们谁都觉得是三角关系吧
所以我们才纠结大老师到底选择谁
在我们恋爱脑眼里
依赖关系不是很正常嘛,互相依赖有什么不好
但是渡航想写的似乎并不是爱情故事
也许从由比滨视角看这是爱情故事,这是三角关系
但是从另外两边来看,这都是一个承认自我的故事
都是摆脱矫情的过程
比起爱上别人
首先他们要爱上自己

理解到这里我觉得我已经满足了
结局的走向已经很明确了
渡航直接跳出了选择问题,走上了自我救赎的道路
其实我想看大老师和哪个女主角亲亲我我的结局嘛?
我根本无所谓,甚至想要哪个结局自己写一个就是了
只要大老师还是矫情病患者,那我就还是能想象出他的言行
因为那就是我,想想自己的事情还不简单
不过是一个自我厌恶,然后被人拯救,又依赖别人,然后加深自我厌恶的无限深渊罢了
我想看的是大老师如何救赎自己,如何救赎我
如何书写这本『矫情者的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