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劣

我在做的是一份远程的工作
并不需要去公司上班
公司在嘉兴
而公司员工只是偶尔见面,基本都是各自工作
我基本上都是在家工作,或者在咖啡厅
没有上下班的概念,只有任务的概念,
所以也没有传统意义的公司概念。
从某一天起我就害怕和你说。
那是在第二次见面后从姑姑家回来的路上,
顺带把妹妹带回萧山的路上,
我和她很少有单独对话的机会
但是这一次有不少话题可以聊
当然也会提到择偶对象的条件
当她说道『像你这样的工作,我可能不会考虑』
我起初不以为意,后来突然觉得
是啊,本来就只有少部分人觉得很棒而已,世人的观念并不是这样的
而我一直以来都忽略别人的目光,那是因为我只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可以了
别人怎么想的,并不会影响我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万一你也无法认同呢
而且不是万一,而是大概率的无法认同
我开始觉得很怕,很怕被喜欢的人否决
而这份否决更是理所当然的
我选择的工作是基于我对生活的态度
自由潇洒,放荡不羁,享受生活也热爱工作
同时承受孤独和寂寞
说的好听,只是任性而已
非常非常的任性
虽然我的工作伙伴们都已经结了婚,有了家
我也经常用我可以好好的顾家
我有更多的时间来陪自己的爱人,陪自己的家人
诸如这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但是真的到这种情况的时候
我明白,即使这些是真的
我也依旧是自私的
我从来没有问家里要过钱,
也不要他们给我钱
但是也很少孝敬爸爸和妈妈
我知道我早就应该去做,
但是却依旧还在管自己活着
而这种情绪在今天尤为强烈
那是在我回家发现大舅舅住在我家的时候
当我想到他可能要住一段时间的时候
我冒出的不愿意的想法让我非常的厌恶自己
我总是在把自己当家的主人
甚至在未来构图里没有想过爸爸和妈妈
我考虑的总是自己的不方便
虽然爸妈总是说如果我不想和他们住,那就分开住
但是实际上根本就无法实行起来
而这一切的一切归根到我没有能力担负起来
总是由着性子却还要占据一切
我深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
而我想要对你隐藏这一份弱小的自私更是让我觉得卑劣
我想成为一个强大的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而事实却是在越来越渺小,总是在逃避承担责任和义务
我总是嬉皮笑脸的说着有的没得
减肥也好,锻炼也好
从好几年前我就开始在掩饰自己的弱小了
然而并没有让我变的真正的强大
当你说到我不靠谱的时候,我承认了
而实际上我大概比你想的还要不靠谱
这使我十分的恐惧
同时又时刻提醒着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想变的强大,想要稳重,想要脚踏实地
请让这份卑劣感鞭策我前行